1. 人类肤色系谱

在大多数时候,人们习惯性的按肤色将人种简略的归类为:白,黄,黑三种。这种方式延续多年一直被广泛使用着。但对于出生在多肤色家庭的巴西摄影师Angélica Dass来说,从踏出家门之后,这种颜色分类就一直困扰着她。比如在第一节绘画课上,那只标注为肉色的铅笔是粉白色的,可是这并不是她的肤色。她的皮肤是棕色的,可别人总叫她黑人。后来,她嫁给了一位西班牙人,她的丈夫与大多数西班牙人不同,他的肤色像晒伤的龙虾,这促使Dass又开始思考:他们的孩子将会是什么肤色?

于是,作为摄影师的Dass开始用镜头探索真正的肤色,而不是那些简单粗暴的归类。这个项目名为“Humanæ”(人类之本)。Dass拍摄了不同肤色的人物肖像,然后在鼻子的部位挑选一块11平方像素的样本,来填充背景色。再将这个颜色与潘通色卡进行比对,找到色彩编号,并标注在照片下方。从2012年开始至今,她已经在18个国家拍摄了4000张照片,每张肖像都有不同的肤色,这已经远远超过了潘通色卡的1867种颜色。这项工作目前仍然在进行中,并刊登于3月份的《国家地理》杂志上,Dass说这个项目是无限且未完成的。

2.NASA 正在公开征集紫色极光照片

NASA最近证实,在加拿大,美国等地见到的紫色极光为新类型极光,它由一些民间科学家发现,并将这种紫色极光戏称命名为“STEVE”。为了表达对这些发现者们的尊重,科学家们给了它一个更准确的名字:“Strong Thermal Emission Velocity Enhancement”,依然可以缩写成“STEVE”。

与一般极光通常出现在高纬度极光区不同,STEVE出现在低纬度地区。这种紫色的极光带有绿色的栅栏结构,呈线段状,持续时间为20分钟到1小时,然后消失。科学家MacDonald说,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极光和STEVE大概是不同口味的冰淇淋,它们都是以同样的方式产生的:来自太阳的带电粒子与地球的磁场线相互作用。

现在,由 NASA 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资助的天文组织“Aurorasaurus”正在公开征集STEVE的照片,以帮助进行深入研究。如果你拍到了STEVE的照片,可以上传到Aurorasaurus的网站或者app上。

3. MOMA新摄影双年展

第25届新摄影双年展近日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简称MoMA )拉开帷幕。这场名为“存在:新摄影2018”(Being:New Photography 2018)的展览包含了8个国家,17位年龄43岁以下的中青年摄影师参展。与上一届展览主题“图像的海洋”关注后互联网时代如何应对图像的制作和传播相比,本次展览“存在”则重新聚焦于摄影的本质,关于表达、身份认同和隐私的政治。

“存在:新摄影2018”展览现场。
“存在:新摄影2018”展览现场。
Aïda Muluneh, 《多合一》,2016。Muluneh出生于埃塞俄比亚,她对探索个人身份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经常将非洲身体艺术用在她的图片中,
Aïda Muluneh, 《多合一》,2016。Muluneh出生于埃塞俄比亚,她对探索个人身份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经常将非洲身体艺术用在她的图片中,
Carmen Winant,《我的诞生》细节,2018。这些图片记录了女性从怀孕到分娩的整个过程。它们是从旧书和旧杂志上收集来,数量达数千幅之多,从地面铺满到天花板。
Carmen Winant,《我的诞生》细节,2018。这些图片记录了女性从怀孕到分娩的整个过程。它们是从旧书和旧杂志上收集来,数量达数千幅之多,从地面铺满到天花板。
吴玉香(Hương Ngô)和张宏安(Hồng-Ân Trương),《看的反面不是无形。黄色的反面不是黄金。》细节,2016。这两位从越南移民到美国的艺术家收集并重新拍摄了他们母亲在1970年代的生活照。尽管他们在不同时期落户美国,彼此互不认识,但她们呈现出来的照片却惊人的相似。
吴玉香(Hương Ngô)和张宏安(Hồng-Ân Trương),《看的反面不是无形。黄色的反面不是黄金。》细节,2016。这两位从越南移民到美国的艺术家收集并重新拍摄了他们母亲在1970年代的生活照。尽管他们在不同时期落户美国,彼此互不认识,但她们呈现出来的照片却惊人的相似。

4. 英国大叔10美元淘得200万美元照片

英国人Justin Whiting 因喜欢研究美国犯罪历史,去年在eBay上花10美元(约60元人民币)买下一张锡版摄影照片,并发现照片中的男孩与美国传奇强盗Jesse James 非常相似。于是他请来专家鉴定,最后发现这确实是Jesse James14岁时的照片原件。目前价值至少200万美元(约1200万人民币)。

Justin Whiting与锡版照片
Justin Whiting与锡版照片

欣喜的Whiting表示,他准备卖掉这张照片用来买房买车,并补充道,“我非常小心,那张照片是我拥有的最贵的东西,它现在住在我朋友的保险柜里。”

5. 2018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公开组揭晓获奖名单

2018索尼世界摄影大赛(简称SWPA)最近公布了公开组与国家地区专项奖获奖名单,该奖项是由世界摄影组织主办,索尼赞助的世界性摄影比赛,分为四个组别:专业组(评选十个类别的最佳组图)、公开组(评选十个类别的最佳单幅作品)、青少年组(面向12-19岁的摄影师,评选一个类别最佳单幅作品)、专业学生组(面向摄影专业学生)。公开组各类别的冠军将获得索尼数码影像设备,其作品收录于索尼世界摄影大赛作品集中,并参加伦敦萨默塞特宫展览。公开组总冠军还将获得奖金5000美元,并参加4月19日在伦敦的颁奖典礼。

以下为部分获奖作品:

文化组:Panos Skordas(希腊)▼

人像组:Nick Dolding(英国)▼

建筑组:Andreas Pohl(德国)▼

后期组:Klaus Lenzen(德国)▼

6. 上世纪初的医疗影像

这批由Rare Historical Photos发布的1900-1940年代的老照片,记录了当时的一些稀奇古怪的治疗方法与医疗程序。虽然现在看来奇怪又可怕,但在当时还挺先进呢。

一名法国内科医生Maxime Menard在用x光机工作时,由于频繁接触辐射而患上癌症,他不得不将自己的手指切除。1895年,威廉·康拉德·伦琴(Wilhelm Conrad Rontgen)发现x射线时,《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此持怀疑态度,该报称这一医学突破是“据称发现了如何拍摄隐形人”。
一名法国内科医生Maxime Menard在用x光机工作时,由于频繁接触辐射而患上癌症,他不得不将自己的手指切除。1895年,威廉·康拉德·伦琴(Wilhelm Conrad Rontgen)发现x射线时,《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此持怀疑态度,该报称这一医学突破是“据称发现了如何拍摄隐形人”。
病人躺在名为“iron lung”的人造呼呼机器中(摄于1938年)
病人躺在名为“iron lung”的人造呼呼机器中(摄于1938年)
照片里左边的是邮局职工 DF Angier,右边的是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的 Dr. LF Kebler,他们正在使用一台据称可以令人增高 2 至6 寸的仪器(摄于1931年)
照片里左边的是邮局职工 DF Angier,右边的是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的 Dr. LF Kebler,他们正在使用一台据称可以令人增高 2 至6 寸的仪器(摄于1931年)
满洲(现在的中国东北)爆发鼠疫,医生需穿上全套保护衣(摄于1912年)
满洲(现在的中国东北)爆发鼠疫,医生需穿上全套保护衣(摄于1912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