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复苏克罗地亚摄影师镜头下的光影人体克罗地亚摄影师斯坦科·阿巴迪兹科善于在人体摄影中运用光影元素,为女性的身体穿上一件用光影编织的外衣,使人体更具朦胧和细腻感。他在黑白影像里布下迷阵,一步步把观影者带入视觉的迷宫。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斯坦科·阿巴迪兹科克罗地亚摄影师,摄影作品颇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复古风格。个人网站:http://www.sabadzic.net.amis.hr/将人体视作人像格里·巴杰在《摄影的精神》中说:“在大部分人体摄影中,人体被具化或‘被性崇拜化’非常严重,以致个性与人性被削弱,脱离了人像范畴。但是也有少数人体摄影,可以被看成是没穿衣服的个人肖像。”斯坦科镜头下的裸体,便可看作此类,而斯坦科更是偏爱为模特穿上一件用影子编织的外衣。《镜子前的女人》是斯坦科人体系列中最受欢迎的一幅作品。摄影师自上而下取景,镜前的模特朝左上方仰视,光线柔和地打在她的半边脸上,而映衬在镜子中的,是一张主次光层次分明的女性肖像。模特的上半身由厚重的镜子为她构成了一个增加了空间感的视觉框架。从而使观者的注意力集中到镜中的模特面部。斯坦科相信这幅作品有提供使其人体摄影能够被称之为人像摄影的元素。至少,你已忽略她是否裸体。百年后的复古美学在斯坦科的人体摄影中,明暗的强烈对比和他对利用影子来营造几何形状的趣味深入人心。光影的交叠能够很好地衬托出女性柔弱的气质。树叶、五线谱、花瓣和窗帘,斯坦科乐此不疲地运用这些物件来制造影子,以营造美好的气氛和朦胧感。初识斯坦科的摄影,很难界定其作品所拍摄的年代。影像中的几何构图、感性的氛围和对细节的描述,把观者带回上世纪40年代,甚至更早。深受匈牙利著名“新艺术”人体摄影师德勒·提克尔作品的影响,斯坦科人体摄影的复古美学在“新艺术”盛行的一百年后回归。在斯坦科的拍摄题材中,人体摄影是最后触及的一类,他说:“我在60岁时,我用另一种眼光看待女性裸体,这不同于我的25岁,相比之下更为深刻。”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相关文章